<optgroup id="ewawa"><samp id="ewawa"></samp></optgroup>
<rt id="ewawa"><center id="ewawa"></center></rt>
<rt id="ewawa"><small id="ewawa"></small></rt>
<acronym id="ewawa"></acronym><sup id="ewawa"><center id="ewawa"></center></sup>
<acronym id="ewawa"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ewawa"><center id="ewawa"></center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ewawa"></acronym>

当前位置: 希尼尔首页 > 翻译新闻



 随习访美的女翻译:只有听不到没有翻不出

青岛希尼尔翻译咨询有限公司(http://www.joshualeeproperties.com)整理发布  2015-10-05

  青岛希尼尔翻译公司(www.joshualeeproperties.com)2015年10月5日获悉,有人说:“翻译就像一只美丽的天鹅,它的上半身永远都是亭亭玉立、妩媚动人,而它的下半身则在水中不停地扑腾!
  对于普通百姓而言,给领导人当翻译很神秘,但他们不知道,这绝非易事。
  日前,国家主席习近平访美。
  不少人注意到,站在他身后的是一位温柔、干练的女翻译。
  鲜为人知的是,这位女翻译叫周宇,是个地道的武汉人。
  周宇:考试特别难,没想到自己会考上
  周宇,外交部才貌双全的年轻高级翻译。
  她是个笑声爽朗的女孩,白皙透亮的皮肤显得健康可爱。
  周宇的家在汉阳,从初中开始在武汉外国语学校就读,后被保送到北京外国语大学英文专业。
  回忆20年前的这名学生,江晓生还是印象深刻:那时候周宇的穿着很朴素,不爱打扮和花钱。
  她的父亲在汉阳钢厂工作。当年,父亲给了周宇2元零花钱,到了周末,那2元钱仍分文未动。
  “别的小孩都爱买零食,但周宇很节俭,从不乱花钱”。
  学生时代的周宇非常优秀,成绩一直是班里的前三名。现已退休的武汉外校老师詹必元曾教过她6年英语,记得无论考试还是报听写,周宇都经常得100分。
  “她的英语发音、书写、语法都很好,关键是她各科都好,语文理解和表达能力很强,这才是学好英语的基础”。
  1999年,周宇参加外交部考试,当时行政机关都在精简机构,想要通过考试渠道进入行政机关,难于上青天。
  后来她曾在公开场合谈起这一段经历,说道“考试特别难,没想到自己会考上”。
  如今,这个“当打之年”的业务骨干已有丰富的经历:阿富汗、巴以、东帝汶等动荡地区都留下过她的足迹,言谈举止透露出“巾帼不让须眉”的豪情。
  周宇说,作为女性能胜任这份工作,身体要很好。
  每逢重大场合,领导人车位都有固定排序,一般翻译都会和领导人同车或紧跟其后。但如果领导人在第一个车位,翻译被安排在第十个车位,“你就要一下车就跑,赶快跑到领导人身后,随他一起进入正式场合”。
  如果有条件,一般会提前看场合安排翻译的位置,“这些位置都是礼宾司提前安排好的,如果没有安排,就要根据当时情况判断,这个靠经验”。
  做翻译,“只有听不到,没有翻不出”。如果当时没有听到,就一定要问,“耳朵的敏感度要高,不能多问,否则别人就对你没信心了!
  无论是诗词、还是专业术语,都一定要能翻译出来,“现在的领导人都懂英文,有时他会对你的翻译提出不同看法,不一定是在指责,只是提供一个更好的翻译建议”。
  此外,参加国宴,翻译都随领导人入席,陪坐旁边。但翻译随时要翻译,常常没法吃东西,他们也学会了一些小诀窍:喝汤要一口吞下,不能太烫,吃菜要切成小块,能一口吃就全吞下最好。
  经过多年的训练和积累,周宇现为外交部翻译室英文处副处长。
  在外交部,周宇还有不少同事是她的老乡、校友。
  国家领导人身边从事翻译工作的,至少有20位是从武汉外校走出来的。
  链接:中国外交部的“武汉现象”
  外交部翻译室是外交部所属的一个专门机构。
  新中国成立以来,从翻译队,到翻译处,再到翻译室,规模不断壮大,已形成了一支拥有数十个语种的翻译干部队伍。
  这个队伍主要从事重要外交文件、文书的笔译,领导人重要外事活动的口译和重要国际会议的同声传译工作。
  其中英、法两大通用语种的翻译任务,多由翻译室承担。
  外交部翻译室被誉为“中国翻译的国家队”。
  自新中国成立以来,从翻译队,到翻译处,再到翻译室,培养出一批批优秀的人才。
 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外交部翻译室有“中国红墙第一翻译”的冀朝铸,担任过毛泽东等国家领导人的翻译;紧接着马雪松、姜江屡屡随同国家领导人出访;随后出现了中国翻译界的‘三?汀沤、朱彤、许晖;现在有雷宁、戴庆利、周宇、费胜潮等。
  外交舞台风云际会之时,中国外交部的“武汉现象”愈发明显。
  在中国外交部,有百余名武汉籍外交官,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经历——毕业于武汉外国语学校,有相当一部分被保送到名牌大学,再经过一系列选拔进入外交部。
  这些人中,有的是驻外大使、有的是参赞、有的给国家领导人做翻译、有的负责地区事务。